开到荼蘼花事了

之前断断续续读过了《西决》与《东霓》,《南音》便成了心中未了的牵挂。前些天,同学买了回来,上下册全新未拆封就摆在了我的桌前,怀着满心的期待,捧来读完,也了却了自己那场关于“龙城”的牵挂。

之所以喜欢上这段“小城故事”,是因为这样的故事与我的记忆太像太像,虽然情节不尽相同,但剧情的梗概却也大体相似。每一次的阅读,像是将自己的记忆安插在另一个环境之中,再一次的彩排重演。

经过了《西决》的舒缓,以及《东霓》的恣意,作为“龙城三部曲”的落幕之作的《南音》更为复杂,也更为沉重。《西决》与《东霓》为龙城那个普通家庭平添了许多的故事。如果说,《西决》是一杯咖啡,温婉而醇香,《东霓》是一杯烈酒,顽劣且激越,那么《南音》就是无尽黑暗且沉重的,像六月将要降雨的天,都知道将要轰轰烈烈,却也一直阴沉。错综复杂的剧情就此展开,也由此落幕,所有的剧情事关忠诚与背叛,事关在几种质地不同却同样真诚的“爱”里 的抉择,甚至关于正邪是非,关于罪孽和救赎,关于生死。

总感觉,笛安在《南音》中太过偏执与痛苦,所有复杂的故事郁郁纠结之后,都想给它们一个结果。相比于《西决》与《东霓》,她的写作没有那么随心所欲,没有那么从容不迫了。当然,迪安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美与娴熟,但剧情却不再那么单纯与简单了。或许《西决》与《东霓》给她带来了太多意想之外的荣誉与光环,也给她的行笔或多或少的牵绊。迪安在《南音》中,企图让每个人都那么明亮与突出,让他们的故事轰轰烈烈,让每一段的文字都意义丰满。可这又谈何容易。所以每个人走到最后都多少的有些复杂与沉重。连结局都那么无力且荒凉。

不管怎样,龙城故事总算是有了结局,虽不完满,但也算丰满。迪安也终归可以就此收笔,去开拓其他精彩的故事。龙城三部曲也的确是难得的佳作,笛安用超越年龄的睿智、沉稳与娴熟的文字,丰满而立体的展现了一个家族的命运。蜿蜒曲折的将一座小城的普通家庭的普通故事表述了这么久之后,这一朵龙城之花,也终归开到荼蘼花事了。

当你已经无法思考和追问的时候,就让行动成为唯一的意义,反正,日后漫长的岁月里,你有的是时间去阐释它,去整理它,去把它当历史来纪念,甚至是缅怀。真相一定早就面目全非了,说不定连“真相”自己都嗅不出当初的气味——那又怎么样呢,反正我是爱自己的。

11 thoughts on “开到荼蘼花事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