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昨天那篇《烟花三月》是从Qzone草稿箱里翻出来的。现实的西安还没那么早熟,仅仅是觅到了春天的踪迹。只不过是沉闷太久了,内心映出的“海市蜃楼”罢了。真想甩掉这一身的负重,去自然的怀抱里撒欢。

从开学算起,坚持每天上自已有半个多月了。开学第一天贪早在自习室占了座,陆续把一些课本资料笔墨等物什搬了进去。也算是就此安了半个家,也让不安分的心稍稍收敛了些。

前几周的课少得可怜,没课的时间基本就耗在自习室了。每天看些英语,数学,做几道题,背几个英语单词,倦了就翻几页随身携带的课外书、玩一会手机,累了就趴在桌子上小憩片刻。几乎每天独来独往,回宿舍也就写博,扫一下google reader,也并无新事。只是在自习室坐久了,内心出奇的空落。偶尔起身前往图书馆,借几本书带回来读。平白无奇的时光里,总想折腾出些小乐趣,企图在时光的卷轴里烙下深刻的印记。我会削一盒彩铅,每天去查我们的共同的幸运色,用它的颜色来勾勒记事。

记得高三的时候,为了给自己解压,写了一些日记-《高考心路-一路走来三百天》。我在想是不是要再开始写《考研心路-一路走来三百天》呢,像万戈童鞋的读研日记那样。

幽暗的教室里只有我一人

随身带的那几本书

经常用的那几根笔

12 thoughts on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