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佳节票难求

一年一度的“春运”大战昨天拉开了帷幕,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春运”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在40天左右的时间里,将有2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占世界人口的1/3。春节临近,回家过年成了大多数异乡人的心愿。可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票难求”。

 

回家的路重复了多少遍,却从来没有一样过。

在外求学两年多,也被1148这趟绿皮火车糟蹋了数十回,也多次见证了“春运”的大场面。以至于在《独唱团》里读到周云蓬的《绿皮火车》竟有些感动。其实看一下《人在囧途》就会有所感触。有些在省内求学的同学表示很希望坐下火车。人就是这样,坐了汽车就想坐火车,坐了火车就想坐轮船,坐了轮船还想坐灰机。其实坐什么都不如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坐什么都不如“老婆孩子热炕头”。今年铁道部放出话来,不让一个学生站着回家。感谢国家,感谢党,还惦记着我们这些死大学生。有好事的网友发了这样一段冷笑话:

“学生:到XX的卧铺还有吗?售票员:没有了。学生:硬座呢?售票员:也没有了。学生:站票还有吗?售票员:有,但不售学生票。学生:为什么?售票员:铁道部说了,今年不让一个学生站着回家。”

今年学校1月20号放假,2月19/20号回校报到,满打满算30天。这是学校的传统。记得大一寒假回家那天是腊月二十五。今年学校给订到的票是23号的,24号到家。放假后又要在学校蜗居三天,可能要承受断水,断电,断炊的风险。一起回去的同学还有被推迟到24号,25号的。真不明白,学校提前一个半月订票,怎么还是会一票难求?火车票比人民币还缺乏么?“黄牛党”票贩子可恨,比他们还要可恨的还有什么?是谁给了他们生存的空间?尽管国家有关部门一直在采取措施打击黄牛党,采取实名制购票,卯足了劲建设高铁,但是“春运”的惨烈程度却每况愈上。看到高铁让人揪心的上座率,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其实普通大众需要的仅仅是一张普快或者快车的硬座或者硬卧。

刚刚看到新华网的新闻:《上海春运火车票“淡定”开售 民工兄弟3分钟买到票》,心头一暖。这个社会对亏了还有新华网,人民日报,CCXV……这样的媒体来抚慰人们被残酷的现实玩虐的心灵。

24 thoughts on “每逢佳节票难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