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旁观

One.前些天那篇关于 chair 的博文(同步到其他BSP上也被咔嚓了)的两张配图,直接导致我人人网的帐号被封了。本来人人网(原校内)就不怎么用,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从其他地方导入或者同步的,用不用无所谓。只是这件事情竟不翼而飞,传遍了整个好友圈。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啊。迫于压力,开始了艰难的申诉过程。好在于今天中午回来了。第一次受到如此的特殊待遇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Two.这几天当当网和京东商城的价格战也足够赚人眼球的。在这个物价一路飘红的时期,以高贵精神文化自我标榜的图书却被争相贱卖。当当上市之际,京东CEO在微博上放话挑战图书商城当当网和卓越亚马逊,甚至放狠言“直至价格降到零”。当当网CEO李国庆则表示“对一切进行价格战的竞争者都会采取报复性的还击”。双方8000万对4000万的就这样干上了。在他们鏖战正酣的时候悄悄去当当收藏了几本书(想买《Facebook效应》,戴旭的《C型包围:内忧外患下的中国突围》,凯文凯利的《失控》),本想就此小省一笔的。可惜的是只见他们唾沫星子横飞,不见得真正放血。他们以“价格战的噱口”赚足了眼球,却没做出令顾客艰难决定,左挑右选的举动。现在利用购物助手,基本可以淘到最便宜的东西了。愿他们能让用户真正享受到实惠,满足一大批愿意支持正版的愿望。

Three.此时此刻,他们奔赴了六级的战场,祝他们好运吧。真是庆幸上次一次性低调通过了。

Four.今天以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作结: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20 thoughts on “冷眼旁观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