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近,那么远

不知道从何时起,与之前的同学、朋友渐渐疏远,渐渐失去联系。之前每个月总会有同学转发些有聊无聊的短信与我,现在大家也都知趣的回避了。昨晚夜深,想起一位同学生日,便狠下心来发条短信问候。疏落了交流,偶尔的一声问候能唤起我在你脑海中的记忆么?好几年了,总是习惯在桌子上摆一本台历,找出通讯录或者同学录,将那些熟知的人的生日一一标注。待到那天翩跹而至时,发条短信,打个电话,发封电邮,或者直接在IM上寒暄几句,道一声:生日快乐。刚抬头看到那本CSDN送的台历,还留恋在August那页,迟迟不舍得翻过。现在基本都是用Google calendar管理日程了,一会还是把它扔掉去吧。我究竟欠下了多少对你们的祝福啊?

 

自从不再用QQ,不用校内,貌似就与这个世界疏远了。曾经说过的“味甘境远的相知,永远,永远……”看来是真的远了。手机里保存的六七百条短信里,久未出现第二个人的号码。提到某个人,总觉得是是那么亲切,总能推心置腹般聊得海阔天空。可久未联系,再碰到会不会语塞呢?可那些在个人生命里投下星光虹影的人,又怎能轻易就断了线索?

忙碌是一个虚伪的理由,牵挂确是不变的主题。常常也会想起,却不是每次都联系。偶尔碰到新朋旧友,都会问起:“最近在忙什么?好久不见哦”。何曾真的是在忙什么?好久不见确是事实。忙碌不过是给自己开脱的虚伪借口,华丽丽的幌子。

在你在孤独、悲伤的冬日,请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并且说:这世上有人在怀念我,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只因太深了,一时难以取出。

December,新的一个月又开始了。接下来是几场考试攻坚战。无尽的自习ing……

25 thoughts on “那么近,那么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