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东霓

相比《西决》,这本《东霓》让我们有机会更真切地认识到笛安在塑造人物上的功力。也许是郑东霓这个女性角色比郑西决更外向,更具戏剧性,更便于作者为她所身处的生活构造矛盾,为她的情感寻找各式各样的宣泄途径,也给了读者更为刻骨铭心的阅读感受——正如文章所写的那样“我总是在最糟糕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发现,其实我还是喜欢活着。没错,就是活着。比方说现在,我一个人坐在我空荡荡的店里,恶狠狠地打开一罐啤酒,在雪白的泡沫泛滥之前,用我的嘴唇截住它们。它们在我的舌尖上前仆后继地粉身碎骨,那种麻酥酥的破灭,就是活着”。

我们一向习惯用“精准”来形容笛安的文笔,我们习惯全身心投入笛安的故事——这种感觉并不像在看一部小说、一个虚构时空中的虚构的人事,而是像在回顾自己的一切,在审视自己的生活,身陷在一幕幕熟悉而深刻的场景中,任凭那些或尖锐粗糙或温吞煽情的镜头将自己吞没。笛安的特质,发自她细致入微的笔触,来自她简洁而深刻的叙述,源自她对爱、对亲情、对世间万事的深情厚谊。(以上来自豆瓣)

是迫不及待的看完《东霓》的,前半部分看的电子版,后半部分看的实体书。迪安对文字的把握越来越精准。如果说《西决》,还有些青涩,那么《东霓》,绝对是炉火纯青了。东霓这个人物性格太过突出,破败嘈杂的成长环境,错综复杂的人生经历使得她像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按自己的性格自由驰骋,世俗的约束似乎对她无效。东霓也像杯酒,一杯烈酒。入口即如烈焰灼烧,急匆匆地冲向脑子;之后,在胸臆恣意驰骋,进行漫长的第二次战役;最后,在心里化成一股暖暖的细流,久久不忘情味。最后你会想,“这酒并不如想象中这么苦。

东霓虽然顽劣,叛逆,甚至粗暴,但她起码是真实的。生活中,有些人不但在装,还装得很认真。有时候真不忍心打扰他们如此投入的表演,只好苦笑地附和着。

强烈推荐《西决》&《东霓》,期待着《南音》,歪歪着《北北》……会有《北北》么?

4 thoughts on “烈酒东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