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场战役叫做抢票

随着春节的临近,春运抢票的季节又如期而至。“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票难求。”成了年年必谈、常谈常新的话题。告别了学生时代,也就意味着假期都要遵循法定,七天的假期怎么数都觉得不够丰满。留意了一个多月的飞机票,无奈来回近四千的高额费用还是让我果断选择了火车。

一场叫做“抢票”的战役

这几天,为了抢票,不得不组织了一场有计划、有组织、有战略的战役。为了能够抢到票,提前恶补了那个神奇网站的各种攻略,不得不承认,各种订票时间、订票规则还真是丰富多彩。为保证拿下这场战役,组织了几个同学和同事帮我刷票。事先把预订的时间、车次、身份证号、手机号抄送大家,各种工具分发给大家,给每个人分配任务,保证各个车次,不管是卧铺还是硬座,都有重兵把守,优先卧铺,卧铺失败之后统一转战硬座。大家统一向我报告,QQ联系,并且抢到票之后打我手机,响铃为号。经过两天鏖战,先后拿下了两张硬座,一张硬卧。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抢票工具伤害公平?

随着售票高峰的邻近,抢票大战进入白热化。令人惊喜的是,12306 这个神奇的网站竟然可以无障碍登陆了。在这个车票玩秒杀,填写资料要几十秒的残酷现实面前,各种抢票工具应运而生。在这个查票靠刷,买票靠抢,出票排队的网站确实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终于让一部分人不用去火车站或者代售点大冬天整夜整夜的排队了。所以他们邀功请赏般在首页挂出了《铁路旅客服务质量调查问卷》,幻想着会赢得满堂彩,一句”愿铁路成为您永远的朋友,期待您的下次光临”让人内心一紧。

各种抢票工具得到了大面积扩散,各种国产的所谓浏览器开始借机营销内置木鱼的抢票插件。铁道部以抢票插件对其他旅客不公平为由,公开叫停抢票工具。抢票工具真的伤害公平了吗?这些抢票工具通过机器智能代替人工操作,省却各种让人抓狂的输入过程,让繁琐的订票流程稍微简洁了一些。说白了,抢票工具跟人类几千年来不断发明的提供生产效率的工具本质上是一致的,它的作用仅仅是让购票的效率尽可能的高,让抢票能够尽量少的占用工作和学习的时间,本身还是在铁道部指定的规则内工作,没有伤害订票的秩序和规则。

火车票的双重属性

如果说这样也算是伤害公平,那只能说网购火车票等也算是不公平,电话订票、网络订票等途径的出现,增加那些文化水平相对低下农民工和中老年朋友的订票难度。网购火车票这种不公,在抢票工具的作用下得以最大化的呈现,这种不公的根源还是在于火车票的分配规则、铁道部运能不足、客运效率低下的问题。网购等订票途径减轻了人们寒冬长夜排队等票的痛苦,是通过利用新工具新方式来提供效率的一种方式,但是否就要因农民工买不到票而废止?这本身就是一个公平与效率的问题,在当下的中国,火车票本身就有其复杂性。它本身就具有同其他票据一样的经济属性,同时还具有同水电等一样的公益属性。不管怎样的分配规则,都要兼顾这两重属性。不应重经济属性,随其依据市场的调节而自然分配;也不能为保障公平,政府统一做福利分配。在这两种属性之间的平衡,是当前要解决的问题。

效率与公平问题,何解?

解决这个效率与公平的平衡问题,从长远当然是要落在提供交通运能上,当前应该回到改变火车票的分类属性上。类似于对房产的调控政策:对于普通的硬座车票,实行严格的福利分配制度,通过自然人的属性判别,让最需要的人得到回家的车票;对于卧铺,动车和高铁,应该实行市场机制,通过价格政策、技术手段等的调控,让有技术或者有钱的人获得。不管哪种途径,限制获得服务的数量。

何日解民忧,春运不再难?

其实,买票难在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政府的工作效率,社会的资源利用率等问题。“一票难求”的现象,说到底是春运的强需求与运力资源不足的矛盾问题,这个问题的问责目标最不能逃避的就是政府。把买票难的问题转嫁到抢票工具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抢票工具叫停,也不能增加一张车票,买票难的问题并不能因此而得到任何缓解。

春运问题都存在这么多年了,铁路部门却一直没能有所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喊得响亮,却不能化解民忧、解决民意,这种行为让人寒心。政府是否该认真考虑提高整个社会的运能问题?通过整体的调度,铁路、汽运、水运、空运等综合途径,提供社会的整体客运能力?是否应该稳定飞机票的价格,让一部分人能否坐飞机回家?能否合理规划下普通客车与高铁动车的车次,让铁路运输的效率达到最大化?能够放开火车票业务,将部分购票服务外包给商业网站?能否让12306 这个神奇的网站用户体验再好一些?借鉴一些抢票工具与电商网站的优秀设计,让购票的效率再高一些?能不能通过政策手段,错开假期时间,让旅客分批回家?除了新闻联播之外,能不能像针对学生购票的规则一样,适当照顾一下那些农民工等买票困难群体?

何日解民忧,春运不再难? 春运无需抢票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40 thoughts on “有一场战役叫做抢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